校历博物馆筹建网

 
 首页 | 通知公告 | 工作动态 | 文物征集 | 作品赏析 | 历史瞬间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作品赏析>>正文

                                   
从李院士想到蒋院士
2015-05-26 16:21 许家美 

前不久,各种媒体纷纷报道一个“农民院士” 或“布鞋院士”的消息,并配发了照片。照片上一位70岁左右的长者,精神矍铄,脚上着一双布鞋,未穿袜子引起了人们的惊奇。所以惊奇,是因为此人并非一位普通退休老人,而是我国为数稀缺的中科院院士李小文先生。据介绍,李院士是我国最著名的遥感专家,在全世界排名前三位,当年,他大学即将毕业时曾向光明日报投稿,批判大红大紫的姚文元,这无异于自投罗网。果然,稿件被报社退回学校,学校以那时期通用手段处置,不单不分配工作,还要发配到农村劳动改造。文革结束后,李小文有机会赴美留学,主攻遥感专业,回国后为我国在这一领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荣升为中科院院士。

在当今明星大腕充斥各类传媒 网络之际,突然冒出了“农民院士”、“布鞋院士”的新闻,让人们有机会关注一下科技界那些默默无闻、孜孜不倦地为国家的强盛做出贡献的科技工作者,也算是吹来一阵新风,送来暖暖春意。不过仅看到光脚穿布鞋的双脚和李院士朴素的仪态就冠以农民院士的称谓,未免太表象化了,而真正能称得上农民院士的应该是我校的蒋亦元院士,袁隆平院士等人。因为蒋院士集大半生的精力从事农业机械的开拓性研究,从广袤稻田到工厂车间,他风里来雨里去,五十年如一日。农民脚上有多少泥,他脚上就有多少泥。他一心扑在科研上,根本没把吃穿和外表形象放在心上。

记得在依兰收获机厂搞课题研究的20年间,蒋亦元教授每年往返哈市――依兰10多次,在那里一住就是一个月。这个厂座落在依兰镇江对岸,是一个典型的大屯子,这里的居民多为工厂的工人,也种点地。由于地处松花江风口地带,冬天特别冷,这让身材瘦弱的蒋老师实在吃不消,为了工作(从招待所到工厂车间很远)他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头戴廉价的狗皮帽子,身穿短棉袄,外面再扎一根皮带,膝盖处还要在外面套上一副人造毛的护膝,脚上着一双翻毛大头鞋。这副打扮出现在工人面前,让师傅们也十分诧异,他们说:“蒋老师,你这副打扮真像车老板啊!”蒋笑道:“管他呢,不冷就行。”可惜那年月我没有相机(连“傻瓜”都没有)未能拍下这位农民院士的装束,遗憾啊!

记得还有一次,蒋老师返哈开会,从招待所门前车站登上了汤原开往哈市的客车。那时的公路是凹凸不平的砂石路,车是城市淘汰的旧车,一坐就是七八个小时。车上人又多(多为农民),有个座位就很庆幸了。蒋老师找了个空位坐下不久,邻座一位农民冲他说:“大爷,你是朝鲜族的吧?”蒋老师忙答:“不是,不是,我是汉族!”那老兄还是不信,继续做思想工作:你别不好意思,朝鲜族的也没啥不好的啊。蒋老师哭笑不得,但始终没有亮出自己的底牌。这位农民朋友,你真的看走眼了,坐在你旁边的不是一位朝鲜族老农,而是我国农机界屈指可数的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

仔细想想,在一般人眼中,院士们,专家教授们好像应该是衣着光鲜、西装革履、道貌伟岸的人。但实则不然,他们大多是在自己的事业领域有所担当的人,事业心强,勇于给自己加重担。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冥思苦想,哪有心思过多考虑外部形象啊。蒋老师在1976年开始研制首轮割前脱粒水稻收获机时,夜不成寐,辗转反侧,硬是把香兰招待所的床单磨出了一个大窟窿,当时在所里传为笑谈。 即使不是院士或专家教授,真正的知识分子也是不爱虚荣的,他们以有没有真才实学为量人的尺度,而不看衣着形象,当年香兰大地流传的那句顺口溜:“远看像要饭的,近看是农学院的,”该是多么生动的写照啊。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title=''/title=''/title=''/title=''/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校史博物馆筹建办公室 Copyright© Preparatory Office Of  Northeast Agriculture University History Museum                                                     地址:哈尔滨市香坊区木材街59号  电话:0451-55191958